互联网 时政 评论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企业 工会 维权 就业 论坛 博客 理论 人物 网视 图画 体育 汽车 文化 书画 教育 娱乐 旅游 绿色 城建 打工

镇江颇家网

“反向过年”应有超越团圆的内涵

2019-07-22 10:59:19 来源:镇江颇家网

《生育服务证》废止后,夫妻生育两个以内子女的,实行生育登记服务制度。生育登记的办理方式分为两种:一是网上登记,登录“北京市生育登记服务系统”(http://syz.bjchfp.gov.cn)填写相关信息;二是现场登记,持双方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到一方户籍地社区村(居)或乡镇(街道)填写《北京市生育登记信息采集表》。

“正向过年”与“反向过年”到底谁更好,没有必要分出一个子丑寅卯。关键的是,无论怎么过年都要体现新年快乐。一个快乐的春节,团圆是基本,但不是唯一,还有其他元素。因此,“反向过年”应有超越团圆的内涵。如果,“反向过年”也是快乐新年,那么春运和过年,也就没有正向和反向之分,而“反向过年”也只是一个过渡概念。(毛建国)

随着“反向过年”的出现,把家人亲人接到自己工作生活的城市过年,显然免除了很多烦恼,从文化观上讲,这让人想到了“人在哪里,家在哪里”。在一个大流动的社会,这种对家和对年的认识,可能更符合时代特征。也正是基于经济和文化的双重驱动,这几年“反向过年”越来越多地出现,也得到了舆论的支持和认可。

亚里士多德曾说过:“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生活得更好。”在“反向过年”上也是如此,人们来到城市过年,也是为了能够过一个更有乐趣更有意义的年。从这意义上,“反向过年”其实对城市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城市大有文章可做,也有不少城市付出了努力。拿北京来说,1月26日,门头沟区举办“福满京城春贺神州”——“古道赏花灯京西过大年”主题文艺演出;同一天,还有第十五届中外居民过大年活动,让外国友人也能感受浓浓的中国年味儿。当然,年味不仅是民俗活动,关键是要做到“文起来动起来乐起来”,赋予“反向过年”更多的正向意义。

她指出,去年,东城区教委要求学校加强写字课程,在少年宫和青少年活动机构建立书法工作室,请名师走进学校。“从教学、专家指导两方面入手,让孩子们发自内心的喜欢写好字。”今年,区教委计划督导室进入学校,了解学校对这项工作的推进情况。“不仅看学生作品,还会看学生笔记,学生日常功课,让这项工作真正落实。”(记者郭超)

最高人民法院表示,近年来,网约车因其便捷实用,发展势头迅猛,但监管漏洞引发的社会问题也逐渐暴露,网约车司机殴打、杀害乘客等新闻时常见诸报端。在这起案件中,被害人的母亲因临时有事通过手机平台预约打车后,导致小孩在独自乘车过程中遭到司机猥亵。

在很多人的成长记忆中,都有着小时候过年的一幕幕场景。其实那时社会流动并不频繁,团圆的意义并不是那么明显,何以过年那么有魅力?这就要讲到年味。提到现在的过年,很多人都在感慨年味寡淡,两相对比,乡下还好一点,这也是很多人愿意回家去过的原因。而现在,“反向过年”了,一家人来到城里,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角落啊,能够找到过年的乐趣吗?如果这个乐趣找不到,索然无味,“反向过年”就很难走得远。

在这一背景下,驻韩美军近期将其总部迁到位于韩国平泽的汉弗莱斯军营。这座军营是美军最大的海外军事基地,位于首尔以南约70公里。

在南昌市桃花中心幼儿园,孩子们正在搭建积木。刘奇竖起大拇指,夸赞小朋友们搭得好。他来到幼儿园厨房,查卫生、看食材,叮嘱要让孩子们吃得安全、健康。在南昌市福利院青少年活动中心,刘奇给孩子们加油鼓劲,并与大家同唱一首歌,向孩子们分发节日礼物,祝他们幸福快乐。在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红岭学校,少先队员给刘奇等领导佩戴上了鲜红的红领巾。

在老家是过年,到城里也是过年,只要家人团圆在一起,那就是美好的事。但是,如果“反向过年”仅仅剩下了团圆,恐怕也走不远。提到春运大军,很多人都想到农民工,想到了无根的浮萍,但在事实上,很多人在城市里早有了自己的家,有的在城市甚至生活了数十年,已经习惯了城市的日常,却还是在春节期间选择了回老家过年。对于这些人来说,早早把父母接到城里来,根本不存在任何问题。之所以如此,恐怕就要回到年的本原上来了。

第三、要聚焦干部的作风。十九大提出的奋斗目标,分三步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这个蓝图的实现,必须要靠好的干部队伍的作风去落实,去实现。我们一定要聚焦干部队伍作风中存在的问题,加以解决。用良好的作风,促进工作落实,促进伟大梦想的实现。

反向春运的实质是“反向过年”,不排除其具有一种经济理性,但更重要的,还反映出一种文化观的变化。春运大潮的形成,与“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的传统观念有关。对于中国人来说,家与家乡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由此也形成了独特的乡愁文化。

曾有电视台记者想采访陈锦昌,亦被其婉拒,理由是:“我长得不好看,像土匪。”

全国将迎来春运节前客流高峰。值得一提的是,近几年,“反向春运”旅客比例逐年提高,今年更多的老人和孩子来到北、上、广、深等中心城市过年。据交通运输部消息,今年全国范围内“反向春运”特征明显。同时,节前还存在客流由特大城市或省会城市向周边城市迁徙的特征。(1月27日《北京青年报》)

中国教育在线

上一篇:丢失二代身份证追踪:黑市叫卖 可闯关银行铁路
下一篇:东北开种“天价玉米” 卖价是普通的20倍
编辑:

相关阅读

排行

最新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08-2020 by 镇江颇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