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时政 评论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企业 工会 维权 就业 论坛 博客 理论 人物 网视 图画 体育 汽车 文化 书画 教育 娱乐 旅游 绿色 城建 打工

镇江颇家网

单车坟场成患 “解决痛点”为何成了痛点

2019-07-02 20:05:07 来源:镇江颇家网

从打出环保经济、共享经济牌,号称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出行痛点,到沦为“无处安放”的垃圾,成了城市生活的“痛点问题”。舆论矛头所向,是竞争者的无序、资本的不理性、一些创业者的不克制……颇有一番“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觉。这些都没错,但既然是城市管理的一部分,恐怕不能缺少政府管理部门的反思:是不是反应速度不够快?反应手段不够准?该尽的责任没尽好?

共享单车出现后,个别地方的管理姿态就有点“游离”:一抓就死,一放就乱,好像又陷入这个怪圈。如果说在过去,遇到某个新生事物,边走边看、边规范边发展,是没有问题的。但在共享单车上,资本的律动速度太快了,“互联网+”的节奏太快了,还是一停二看三通过,明显跟不上了,等到你研判差不多,矛盾就坐大到无法掌控的边缘了。

本该“一诺千金”的业绩承诺和补偿,缘何成了说得出、做不到的“空头支票”?对于失信行为,投资者又该怎样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

在这一点上,各地差距明显。一些大城市反应速度还算比较快,但很多二三线城市则不然。一是很难快速形成协同性政策;二是地方政府之间协调力不够,各管一段,责任不清,或者到了区一级政府明显没有协调能力,导致了投入规模和节奏、停放位置监管等关键问题跟不上。

政府在共享单车的发展中承担着引导者、监管者、协调者的角色。这个角色是非常关键的。

互联网时代,政府部门需要在动态中判断、发展演进中管理,也需要非常强烈的“用户思维”“迭代思维”。在出行需求逐年扩大、资本奔跑不断加速、各行各业快速互联网化的背景下,始终把握城市治理的主动权,既开放搞活,又规范秩序;既有所担当,又不胡乱扼杀。政府看得见的手,需要更积极有效地“安放”。(毕诗成)

这些年我们常说一句话:该找市长的找市长,该找市场的找市场。现在的问题是,有些该由政府跟随市场快速参与治理的事,政府没有及时出现。然后出现问题了,大家就使劲埋怨市场。你想想,在数十个品牌快速抢占市场、捉对厮杀的时候,你指望资本的超级理性?你指望市场的大局意识?政府在共享单车的发展中承担着引导者、监管者、协调者的角色。这个角色是非常关键的。

(四)对于紧急情况以及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未按要求及时下架违法应用软件的,通信主管部门可依法依规要求有关单位采取处置措施。

“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取向,正是解决当下种种全球性发展难题的迫切所需。全球仍然有7亿多人口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中。对很多家庭而言,拥有温暖住房、充足食物、稳定工作还是一种奢望。在人类生产力高度发达的今天,之所以还有如此多的人深陷贫困,本质上正是发展不平衡所致。这也是一些国家社会动荡的重要原因。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8年包容性发展指数,近几十年来,重经济增长、轻社会平等已导致全球财富和收入不平等水平达到历史高点。在市场经济和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如何让全体人民共享经济发展成果,是一道世界性课题。

国家外汇局昨日通报了17起外汇违规典型案件,其中包括5起银行案例、6起企业案例、6起个人案例,总罚款金额高达8444万元。其中最高一笔罚款案例是一家公司虚构贸易背景对外付汇9285.8万美元,被罚3734万元人民币。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到了地方,针对性的制度设计跟不上。比如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会同有关部门共同起草了《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体现了对共享单车的支持与宽容,就规范停车、押金退还、单车骑行安全等有一些表述。在这些原则性态度之外,到地方政府那里,对于控制单车的数量和规模、划定特定区域投放、管理投放主体的秩序责任,都需要一系列举措针对性地快速响应。

智联招聘首席执行官郭盛在论坛“午餐会:全球化创业浪潮”中发表以下演讲。午餐会由香港恒隆地产董事长,中国与全球化智库联席主席陈启

而周生成的事发也与其为帮助张杰筹办“2012年环保春节文艺联欢晚会”有关,2011年底,张杰和王某计划筹办环保春晚提高知名度,地点选择在政协礼堂,并找到周生成帮忙,让其利用其环保部领导的身份帮忙出具部级介绍信。

中国驻尼泊尔大使馆参赞程霁25日确认,目前已有4名在尼中国公民在强震中遇难,其中包括两名在尼中边境吉隆口岸务工的中国公司员工、一名游客以及一名登山队员。另有5名中国公民重伤。

最近,一组“单车坟场”的图片在网上被围观。摄影师吴国勇用半年时间,走访20多个城市,拍下许多个共享单车坟场。这背后的数字是:短短2年多时间,共享单车在中国各大城市集中投放量超过2000万辆,在许多大城市的闹市区已车多为患,令市民不堪其扰。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曹建明、张春贤、沈跃跃、吉炳轩、艾力更·依明巴海、万鄂湘、陈竺、王东明、白玛赤林、丁仲礼、郝明金、蔡达峰、武维华,秘书长杨振武出席会议。

共享单车刚出来时,是打着“解决出行痛点”招牌的。为什么“解决痛点”的都沦为了痛点?值得反思的是,当社会痛点、服务软肋不断“坐大”的时候,政府反应速度是否足够快,足够互联网化,能否从最顶端抓住矛盾核心,避免问题持续蔓延。

至于今后是否有机会重新销售华为手机,谢继茂表示,要等所有事情平息后,才会考虑重新进货销售。

我要个性网

上一篇:为阻止中方投资 美要手把手教以色列拒绝外国投资
下一篇:新发现:9000年前农民就面临“城市病”
编辑:

相关阅读

排行

最新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08-2020 by 镇江颇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