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时政 评论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企业 工会 维权 就业 论坛 博客 理论 人物 网视 图画 体育 汽车 文化 书画 教育 娱乐 旅游 绿色 城建 打工

镇江颇家网

侠客岛:“村霸”背后的问题绝不简单

2019-09-19 16:22:15 来源:镇江颇家网

“商洛血站是九十年代后续才成立,之前血液管理处于一种比较混乱的状态,医院需要血液,通过‘血头’找人,对献血者只做一些简单的检查。”王建军说,那时候经济比较落后,卖血可以带来不菲的收入,这样导致不少人去“卖血”。

事实上,以“村霸”为代表的基层治理困境有深刻的结构性原因。

采写/公子无忌

这些“村霸”有不同特征。华南一些宗族结构保留相对完整、家族观念比较强的地区,“村霸”多少会和强势的宗族有关;北方一些地区,靠兄弟多少、家庭势力;中部靠近长江流域的地区,由于村庄比较原子化,也存在一些主要依靠个人“气势”的村霸,比如身材魁梧、犯过罪、坐过牢,有这么一些共同特点。

如果这道问题没有有效的解答方案,自上而下的资源、权力意志难以有效渗透到村庄一层,这时候基层就会留下权力的真空,“强势群体”、非法、灰色的力量可能就会产生,用以解决基层内生的不确定乃至不稳定因素,维持某种表面秩序。

以下是林博士的讲述实录,侠客岛进行了文字编辑。

如岛叔此前在文章中所言,扫黑除恶、尤其是在基层扫黑除恶,实际上是在给探索新时代基层治理破题。面对治理的现实困境和难题,需要拿出兼具顶层设计性与操作性的系统措施。

当然,也有的“村霸”就是地痞流氓,或许没有什么大的“保护伞”,但谁也不怕。这些“刺头”,基层的管理者可能也不愿意理睬,放任不管,不去招惹;但这种不管不治,则成了另一种“保护伞”。

上一次我看了侠客岛的推文,岛友很多在留言中质疑这些“村霸”为什么最后收到的刑事制裁算不上很重。这跟基层法律意识淡薄、尤其是物证技术不发达、取证难有关系,在制裁这些人时,往往需要大量的口供和认证;但基层的村庄,大家生活都在一起,村民有顾忌、不敢或不愿指认,担心日后遭受打击报复,导致证据不足从轻发落的事情也不鲜见。

周院生介绍,此次“法治体检”重点围绕政策宣讲解读、法治环境保障、公司治理结构、风险防范化解等四方面开展。

湖中生活着全世界唯一的淡水海豹;这里特有的鱼种——秋白鲑可以使远方的来客大饱口福。记者在地处贝加尔湖西南的伊尔库茨克州利斯特维扬卡镇乘船游览贝加尔湖时看到,四周群山如黛,峰峦倒映湖水中,风光如诗如画。

这就涉及另一个层面的问题:基层法治力量、尤其是警力布局的严重不足。我们知道传统的中国乡村依靠一些乡土规范为耻,但随着基层原子化,乡土结构能起的作用式微,即使村子里有混混、恶霸出现,曾经有威望、管事儿的老人也不管、也管不了了。与此同时,合法的暴力体系(如警察),也没有足够的力量介入、难以及时有效地渗入农村进行管控。

@胥隼:南京浦口有震感啊,我以为头晕了呢,闭上眼还在晃,叫老婆老婆说没有以为我熬夜久了缺氧了

基层治理要真正运转起来,不是仅仅投投票、走个形式就完了。我们需要的是真正的治理效果。乡村怎么留得住人?如何让更多的人参与进公共事务的管理?

还有一些村,少数乡村新富走上政治前台,凭借较强的致富能力影响选民的投票意向,甚至还以承诺和捐赠的形式赢得多数选民的支持而当选,形成令人警惕的“富人治村”现象,“基层民主”变成了“基层选主”——普通村民只需要选一个主人,而无法进入基层治理,形成基层村庄的权力结构固化。

儿童家具的危险尖端和锐利边缘是安全隐患比较大的因素,在北京市消费者协会网上采购的20种学习桌当中,这个项目不符合标准的就占了10种。包括了标称为米哥、爱学习、生活诚品、可喜达等品牌。而危险孔隙及间隙这个项目的比较试验中,20套桌椅有12种产品存在质量问题。

所以,“村霸”不一定是每一个村庄都存在的具体现象,但以小见大,其背后折射出的问题却是耐人寻味的:基层治理到底为何面临困境、为何失效?为何基层政权建设不够完善?

湖南高院审查发现,在唐某某伪造的粮食委托收购合同中,虚填的受托人有的是金源米业公司员工,有的是宋某某认识的朋友。宋某某应发现合同的虚假性,但其却让虚假的合同通过其审查,签字同意支付贷款资金,使东安农发行在该公司的客户经理一职形同虚设。

是的,前面所言的失衡,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基层党组织涣散。

高考结束后的周末,市内各大旅游集散中心出现高考生外出旅游热潮。其中,白云机场T2航站楼全面投入使用后,迎来首波暑假出游小高峰。记者现场看到,启程旅游的游客中,有不少是首批参加高考的“00后”及其家长,打算利用在考完到出成绩期间出游。

为此,岛叔今天与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研究员、长期研究农村问题的林辉煌博士进行了一番长谈。林博士曾经先后在祖国东中西部的十数个省份、五十多个村庄进行长期调查研究,累计调研时长超过800天。他的讲述里不仅对“村霸”有直观的观感描述,也有对其生存土壤的分析和思考。

高朋,男,汉族,1972年7月生,辽宁凤城人,1996年6月入党,1996年8月参加工作,东北财经大学投资经济专业大学毕业,在职研究生(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专业),经济学博士,高级经济师,十二届市委委员。

在此背景下,基层党员的自我认同感弱化,相应地,群众对基层党员的认同也弱化了。以前是“有困难找党员”,现在反而不信任他们了。这就提醒我们,必须反思基层党建工作开展的实效性问题。在我过去的调研中发现,一些基层党建工作花了钱、做了宣传,但其实是在“空转”;看上去玩得很红火,进村下乡,好像跟群众在一起,但只是形式上“在场”。

苹果、嘉吉堪称美国经济不同领域的巨无霸,但它们的业绩到岁末年初时都爆出受到贸易战的明显侵蚀。贸易战打击了全球供应链,冲击了各国经济增长的信心,美国经济类似全球化的最大集合处,它怎么可能“世人皆输吾独赢”呢?

新华社华盛顿1月15日电(记者熊茂伶高攀)截至15日,美国联邦政府部分机构“停摆”已持续25天,白宫与国会民主党之间的预算僵局仍未打破。经济学家认为,“停摆”对于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正逐步显现,可能会拖累今年第一季度经济增长。

■国防大学在战火中诞生和发展,从来都是锻造打仗人才的大熔炉

担任科技企业组评审长的台湾大同大学副校长吴志富认为,台湾文创产业起步早、经验丰富,但市场规模有限。创业者偏重于商品设计,生态圈也偏向于个人工作室,往往造成“没单饿死、有单累死、产值做不大”的结果。拓展大陆市场与结合科技赋予产品创新力,是解决以上问题的两个路径。

事实上,这种权力和治理的真空,不仅仅会造成恶霸的问题,群众身边的“微腐败”、资源使用的无效性和浪费等也都与此紧密相关。因此,“村霸”虽小,映照出的却是国家治理体系与基层民主衔接失衡的大问题。

欢迎广大干部群众对巡视整改落实情况进行监督。如有意见建议,请及时向我们反映。联系方式:电话010-59881134;通讯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号;电子邮箱:

自2017年7月1日全国通关一体化改革实施以来,今年上半年,黄埔关区“自报自缴”“单一窗口”报关单量稳居全国海关前列,其中“单一窗口”标准版6月份日均报关覆盖率为96.8%,实现外贸企业通关“马上办、网上办、一次办”。

这几天,网上流传着不少调侃高速路堵车的段子,什么卖炒面、埋锅造饭等等。

但我们很容易看到,这种表面“秩序”的维持,其背后并不意味着良性秩序的出现,反而侵蚀了基层的合法秩序和执政基础,因此中央必须痛下杀手。

新华社昆明6月8日电(记者岳冉冉)中英科学家通过研究全球149个植物化石点的大数据并结合古气候模型,揭开了3000万年前欧亚大陆地区气候的秘密。该成果近日发表在国际期刊《冈瓦纳研究》上。

另外,河北大部、北京、天津、山东北部、辽宁中部和西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雨或暴雨,河北东部的局部地区有大暴雨(100~130毫米)。上述地区局地最大小时雨强可达50毫米并伴有雷暴大风。

说一千道一万,只有依靠制度化的设计、可操作性的配套措施(比如在基层建立良好的党建、财政和教育医疗等体系),才能够把基层村庄变成是有公共利益的、吸引人的场所和空间。这样下来,自然会有人投入治理的热情,形成良好风气,从而内生出基层自治的可能,形成有能力的行政官僚体系,遏制住黑恶势力的生长空间。

记者按照这款“虾扯蛋”品牌辣条包装袋上的地址,来到了位于河南省开封市兰考县城关乡高场村。经过多方打听,在距离高场村几公里外的一片田野里,记者才找到了这家企业。

举一个小例子。西部的一个省份,有一个项目是给每个村庄10万元搞一些村庄建设,但前提是村庄要成立理事会,必须多次讨论、开会、集体决定,理事会成员同时去银行,才能取用这笔钱。我看到他们开会的现场,有讨论,有吵架,但这是件好事,意味着村庄被盘活了,民主真正转起来了。通过乡村振兴的计划,如果真正能盘活村庄内部的青壮年力量,把他们发展成党员,由他们主导并且参与到乡村治理当中,与党组织建立紧密的互动关系,目前基层治理与上层意志脱线的问题才有了解决的可能。

当然,“村霸”不一定都是恶霸、地痞流氓,“霸凌”、“权力压迫”也是另一种形式的“霸”,我们后面会说到。

“防止犯罪计划”主席海克(JohnHecker)表示,这是该组织成立31年以来,最大的一笔奖金,而这些奖金全来自于民众的热心捐款。他也提到,这笔5万元悬赏,与FBI提供的一万元奖金为两笔不同的奖赏。

某种意义上,“富人治村”跟“恶人治村”的逻辑是相似的。富人可以用金钱手段来代替一些强制手段,甚至可能富人以前是恶人,但现在不需要暴力手段了,可以用金钱收买了。这种现象之所以值得警惕,是因为其表现出一种基层局部失控状态。我们的基层党组织不能只吸引能赚钱的人、强势的人让他们在经济上“带后富”,因为实际上根本带不起来,基层党员的政治性反而被过度的经济性稀释掉了。

陈雨露也公开表示,中国经济总体稳定,并在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方面继续取得进展。中国经济增长更加强调质量,同时变得更加平衡。今年中国将继续采取稳健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并加强政策协调。此外,中国政府继续推动高水平对外开放,未来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开放,对内外资金融机构一视同仁。

“村霸”现象在中国有多大范围的存在呢?

吴敦义表示,国民党能在“九合一”选举赢下十五席县市长,议长赢得十九席,这是台湾民众对国民党的爱护和包容,他代表国民党,感谢台湾民众对国民党的包容和鼓励。吴敦义称,2019年,他希望国民党的所有公职人员,一定要廉洁有效率、更亲切勤快地服务民众;要努力让台湾民众过上好日子,繁荣经济赚大钱。最后,吴敦义表示,国民党要在“九二共识”的前提下,全力维护两岸的和平发展,让两岸在和平发展下实现互利双赢,让全体中华民族都过上更好的日子。

说到未来,叶珈宁有着比较清晰的方向,他今年没有参加高考,3月开始就来北京实习,搞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9853元,比上年增长8.4%;2018年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达到12124元,比上年增长10.7%。201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380987亿元,比上年增长9.0%,其中乡村消费品零售额增长10.1%。

回顾历史我们可以发现,改革开放、分田到户之后,八九十年代的村庄治理工作,主要有两件“大事”:收农业税、计划生育。这两件事都不容易。尤其是计划生育,在南方一些宗族势力强大的地区很难开展,经常遭到反抗,有时候村庄、乡镇里面为了就会默许甚至借助村里面比较强势的人,以完成任务。

要解决问题,首先要分析问题。要解决基层的黑恶势力,要打击“村霸”,就要分析其产生的原因和根源。

根据《北京市电动自行车过渡期登记和通行管理办法》(简称“《办法》”)相关规定,截至2019年4月30日24时,北京公安交管部门将不再办理电动自行车临时标识申领业务。5月1日后,凡是未悬挂临时标识或者号牌的电动自行车上道路行驶,交管部门将依法实施处罚。

达利阿省位于也门南部。政府军与胡塞武装经常在达利阿省北部和西部地区发生交火。

因此,今天我们面临的基层治理难题,其实是非常深刻的一道考题:如何在平衡中央与地方(涉及到财权、事权等)的前提下,一方面让自上而下的资源(扶贫、农业、社会服务等)、权力意志渗透下来,另一方面又真正解决地方的痛点和需求?

因此,如何把我们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党组织的制度优势和组织优势,在基层真正盘活起来,是真正关键的一道问题。

事实上,如果真正要治理地方基层的这种村霸、黑恶势力,党最值得信赖、也最应该仰赖的,首先就是基层的党组织。党组织运转得好,其优势自不必说,基层党员可以参加选举成为村干部,从最草根、最基层的视角去收集民意、了解民情;利用各级党组织的垂直条线,上级、中央可以收到传导上来的民意,从而利用这个组织体系了解地方、社区,基层民主才能和行政体系形成良性衔接。

蓝皮书由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对2019年北京经济各主要指标进行预测。蓝皮书称,副中心的二期工程将在2019年启动。副中心建设的配套基础设施如副中心站综合交通枢纽、运河商务区、环球主题公园、博物馆、图书馆、剧院、学校、医院等都需要大量的固定资产投资。同时,北京营商环境的改善将激励更多的民间资本回流。因此,今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将回暖。

但说到底,无论是治理能力的弱化、还是基层法治力量的缺乏,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都是社会结构的变迁。社会结构在趋于松散、原子化、趋利化的同时,地方自我规范的能力并没有跟上。在传统良性约束力量缺乏的条件下,向“权钱”看齐就成了通行规则,一旦有利益出现,就很容易出现抢夺。这也就是为何会出现前述的“村霸”、以及“村霸”如何寻找保护伞的逻辑。

那么,为什么面临治理问题,合法的力量反而无法触及呢?

世界华商大会发言人安德鲁·梅思文(中文名安思文)表示,世界华商大会来到伦敦,说明海外华人投资者正在放眼全球。英国在不断吸引投资者和各行各业人才,现在有数十万华人居住在英国。在英国“脱欧”背景下,世界华商大会是英国向中国企业界展示其优势的绝佳机会。

我们知道,中央此次扫黑除恶,很强调一点是要深挖、清除其背后的“保护伞”。“村霸”背后当然也有。

“村霸”是如何产生的?其中的原因值得深思。

新华社北京11月28日电农业部新闻办公室11月28日发布,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图什市发生一起牛O型口蹄疫疫情。

说了这么多,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有权力真空?村级组织、机构发挥的作用呢?

就我个人的调研经历来看,有“村霸”的村庄中,贫穷的、中等的、富裕都有,但大多数还是利益比较集中的地区,如村庄内部富含自然资源(矿产、森林等),或者是靠近城市的城郊村,存在比较大的征地拆迁利益。换言之,“村霸”现象的出现,往往有其经济基础、利益基础。全国有多少村庄存在“村霸”我没有完全的发言权,但就我个人调研过的地方看,这个比例不到十分之一;但是必须要考虑到,我去过的村庄里有不少是贫困落后、人口外流严重的,而“村霸”大多数是要抢夺利益的。

从学理上看,基层政权建设包含两个方面:一是基本基本社区(农村或城市)实现自我管理,也就是真正实现基层民主;二是需要一个高效、廉洁、有力的官僚行政体系。前者可以保证民众参与和监督公共事务的执行,然后与后者相结合,才能构成比较成熟的、既有体现在地声音和利益诉求、又可以上下贯通的成熟基层政权体系。

茅台酒被誉为“国酒”,因其历史悠久、品质上乘、口感独特,备受消费者喜爱。然而,市场上也暗藏着一条从制作包装到运输零售十分完整的假冒茅台酒产业链。在这里,普通散装白酒经过一系列包装后,竟摇身一变成为赫赫有名的茅台酒,并销往全国各地。7月13日,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检察院以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将赵晓东、王守武批准逮捕。

看好中国消费市场,不少外资企业继续加大在华投资。4月,跨国服饰企业盖璞集团在中国内地新增11家门店。“我们今年有望新开40多家门店,明年可能还会新开更多门店。”盖璞集团执行副总裁、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余炳祥说。

同样备受瞩目的一个发展方向是互联网安全。2017年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开始施行。大会上展示了广东在“以发展保安全,以安全促发展”的理念下,深入贯彻网络安全法,通过网络安全宣传周、网络安全技能大赛等各种形式,以及通信管理部门和互联网企业、电信运营商的合作,普及网络安全知识、加强网络安全管理的努力。

“我感到,三沙代表着三种颜色:对党忠诚的红色,守卫蓝色国土的蓝色,军民团结的绿色。”高峰说。

我的博士论文是研究派出所的,我在基层派出所有过长期的蹲住经历,知道他们是严重缺乏人手、完全忙不过来的。很多地方一个乡镇只有一个派出所,但人口可能有五六万甚至十万之多,派出所的正式编制甚至都不到5个人。乡村结构又不像城市紧凑,人口分布非常广,有时候一个山头就住几户人家,日常出警怎么覆盖得到?跟其他国家相比,我们人均的正规警力相当少。因此,法律的力量、合法的暴力不足,也是黑恶势力趁机兴起的一个现实原因。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今日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民政部副部长邹铭和中残联副理事长程凯介绍全面建立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和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制度有关政策,并答记者问。

今年计划开通8号线三期珠市口站至五福堂站区段线路(13公里,11座车站)和8号线四期,共计16.4公里、13座车站,其中,珠市口、大红门、永定门外三座车站为换乘车站,可分别与7号线、10号线、14号线进行换乘。该段实现洞通为其2018年底通车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事实上,现阶段多省启动特色小镇培育创建工作。全联房地产商会特色小镇分会首届年会发布的《2018中国特色小镇白皮书》介绍,目前,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有23个地方政府启动了特色小镇培育创建工作,其中发改委牵头的有19家,住建厅牵头的有4家(四川、湖北、吉林、内蒙古),仅北京、新疆、上海、河南、山西、贵州、青海、西藏8个省市尚未启动。

中国天气网消息称,本周第二波冷空气带来的“惊喜”,已从前天晚上徐徐展开。虽说降雪强度不足,但河南郑州、陕西西安、山西太原、河北石家庄、山东济南、天津等都陆续飘下了可爱的小雪花!

比如,一些“村霸”本身就是权力拥有者,比如当地的村支书或者村主任,他们在非法侵占公共利益的同时,还向更高一级的官员输送利益寻求保护,那些贪图“利益”的官员自然也就乐意充当“保护伞”一角。

拿这个标准来看,现存的基层民主显然是不令人满意的。我们看到许多地方的基层选举在走过场,要么是大家漠不关心,要么是资源被强势势力甚至黑恶势力垄断,选谁不选谁,人民做不了主。

同时,为西湖大学和上海海洋大学的海洋科学家团队在马里亚纳海沟取样,包括海水、沉积物、宏生物、微生物、海底拍摄等。

新华社北京3月29日电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29日在教育部调研时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全面落实党的十九大、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和全国两会精神,坚持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发展位置,继续深化教育改革,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坚实支撑。

传统乡村结构变迁是一个历史性的必然过程。这是发展的“病”,“病”就会“痛”。但在这个过程中,权力出现真空,是因为没有力量来真正替代原有传统组织、乡规民约的作用。事实上,直到今天,如果你去跟一些上年纪的村民聊天,他们会说,以前党员在村里发挥相当大的作用,但80年代以来,不少基层尤其是村级党组织,都已经如中央所言,“软”、“散”、“乱”,失去了生命力。

也有“村霸”和权力拥有者有一定利益关系。比如有亲戚、血缘关系,又或者权力者需要通过这些势力达到一定目的——比如基层选举时,参加选举的候选人要依靠“村霸”来确保自己当选,又如需要这些人帮忙完成征地拆迁工作等,事实上和权力拥有者形成某种“共谋关系”。

我们知道,03年之后农业税取消,计生工作到现在也慢慢软化、开放,其实村干部的分内之事就少了很多。但之后的另一个趋势是征地拆迁兴起,很多城郊村利益变得很大。这件事当然也不好做;同样的逻辑,管理者不容易搞定的事情,一些灰色甚至黑色的势力就崛起了。比如拆迁公司,就混进了很多这样的势力。坦白讲,这股风气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根除。

在加雷特看来,即便在竞争激烈的创新领域,美中两国仍然拥有巨大的合作空间。他说,美国在孵化创新上有比较优势,中国则在推广创新上有比较优势,二者显然是互补的。他指出,中国擅长将别处开发的前沿科技进行规模化运用,将设想转化为实际成果,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早已是创新经济体。

作为全国马铃薯种植面积最大的区域之一昭通,全市去年马铃薯种植面积为285万亩。

上一篇:我国将对长江江豚实行“迁地保护”
下一篇:大陆批“文化台独”无助两岸关系? 国台办回应
编辑:

相关阅读

排行

最新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08-2020 by 镇江颇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