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时政 评论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企业 工会 维权 就业 论坛 博客 理论 人物 网视 图画 体育 汽车 文化 书画 教育 娱乐 旅游 绿色 城建 打工

镇江颇家网

军队存称呼“戴高帽”现象 下级习惯性抬高领导

2019-09-10 09:28:15 来源:镇江颇家网

纠“四风”没有间歇期,转作风没有休止符。福建省纪检监察机关以永远在路上的执着,“滴水穿石”不停歇,一个节点一个节点坚守,一锤接着一锤敲,坚决打好作风建设持久战。紧盯享乐主义、奢靡之风,关注新动向新表现,严肃查处顶风违纪行为;同时,瞄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深入开展综合整治,严肃查处基层和群众反映强烈的文山会海、扶贫检查、民生项目、为官不为等四个方面突出问题,着力纠正一些领导干部政绩观偏差、爱惜羽毛、回避问题、慵懒无为,一些基层干部消极应付、敷衍塞责、冷硬横推等现象。

“这是一种典型的‘语言贿赂’。”某防空旅政治部主任冯安平认为,一些下级之所以对副职领导在称呼上“升级”“扶正”,其实是一种献媚心理,目的是为拉近距离、赢得信任奠定基础,看似与金钱物质毫不相干,但投机取巧的心态暴露无遗。

“这是典型的虚荣心理在作怪!”某机步旅政委高大光认为,一些领导干部之所以对下级的“戴高帽”心安理得的接受,甚至对下级在称呼自己时,把“副”字加上感到不舒服,是因为享受这种受人抬举的优越感。

“这种溜须拍马的方式,助长了不良风气。”某摩步旅干事张照星说,部属不摆正与领导交往的心态,不但助长了庸俗习气,淡化了平等意识,而且必定会在风气建设方面带来错误的导向。

总而言之,我认为,对这种见怪不怪的变味叫法,再不能漠然置之了,应该引起各级的重视,研究制定相关措施,改一改这种变味的习惯叫法!

全国各地推开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后,陕西省宝鸡市依靠“突出政治、突出业务”,短短26天内就成立了监察委员会。但要依法建立党统一领导的反腐败工作机构,改革还面临着人员深度融合、同级监督、地方人情关系网等三大难题。部分基层干部建议,上级党委需尽快直面矛盾,妥善解决。

明知下级称呼有问题,被“戴高帽”者为何不及时制止?其中也有不容忽视的心理“玄机”。

问:叶老师,从你的作品中可以看到知青的很多悲剧,我想问一下,你觉得知青对一个人来说,到底是一种生活的财富还是悲剧?

那么,对于这些即将面临退休,而养老金金额无辜蒸发的受害者来说,又该怎么正常的享受养老保险呢?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称,可以重新补交没有交到社保处基金账户上的金额。接待人员说:“要是能等,就等着结案,如果不想等,我想现在退休,把前面那一块儿补上,我再交六万多,凭个人自愿。”

我是某部基层连队的一名新兵。从新兵连到连队,在实际工作和生活中,有一种现象让我感到很困惑:在班里,新兵称呼老兵都叫“班长”,另外“副班长”也被身边的战友叫成“班长”;在连队,明明是“副连长”,大家却亲切地称呼为“连长”,听着这种变了味道的叫法,让人感觉很别扭。

《内务条令》第七十六条规定:军人之间通常称职务,或者姓加职务,或者职务加同志。首长和上级对部属和下级以及同级间的称呼,可以称姓名或者姓名加同志;下级对上级,可以称首长或者首长加同志。在公共场所和不知道对方职务时,可以称军衔加同志或者同志。

谁都喜欢听好话,喊高了总比喊低了强。一些官兵受庸俗风气影响,在领导面前嘴巴特别甜,格外会来事,在他们心里,往往藏着这样的“小九九”——把领导职务喊高半格,显得自己有礼貌,明事理。

事件:谢伏瞻在政府常务会上,某外事部门对其批示代为回复外方友好省州的礼节性信函,本以为拟定三五行话当日已发走,不料碾转两周又回到自己桌上来签批,斥责办事拖拉、效率太低。要求能早不晚,限时办结,讲求实效,决不能光说不练。

改一改这种变味叫法

在大风吹佛下,春节假期最后两天,北京大气扩散条件较好,只是气温较低,最高温仍在冰点徘徊。

新华社香港12月13日电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香港特区政府13日上午在香港海防博物馆举行仪式,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和日本侵华战争期间的死难者。此外,“保卫香港运动”等多个团体也自发组织活动,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和香港抗日烈士。(完)

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丛屹表示,房东“涨租避税”的做法,表面上看是个人所得税抵扣政策遇到的新难题,但本质上却反映出我国住房租赁市场长期存在的弊端。“我国住房租赁市场还不够成熟、不够完善,房东与房客在话语权上明显失衡,房东经常随意涨价,而房客则处于弱势地位。”丛屹说。

在一些蒜商看来,投资大蒜就是在赌行情。虽然明知有巨大的风险,但蒜商们仍乐此不疲,“赔赔赚赚,赚了还想赚更多,赔了想捞本。”

陆慷在最近的例行记者会上提到中国和蒙古国是“友好邻邦”,并且说中国“愿同蒙方一道,按照双方达成的一系列政治共识,增进互信,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加强发展战略对接,推进务实合作和人文交流,推动中蒙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

军报透露,北京西北旺试点建设项目建设面积超过4500套住房、100万平方米。

把“副”升格为“正”,对于称呼者自身,看似是尊重对方,表达美好的祝愿,但也有“奉承巴结”之意。对于被称呼者,开始还有些受宠若惊,可时间久了便欣然接受,没有及时叫停,客观上助长了这种风气的蔓延。军队不同于地方,军人必须有严格的上下级、职衔等级区别。虽然在军队内部、官兵之间、战友之间情同手足,亲如兄弟,但相互之间的称呼必须按照条令条例的有关要求,不允许称呼中掺杂社会上流行的庸俗称谓,不允许不顾事实、仅凭个人喜好随意称呼。

——陆军第39集团军对称呼中“戴高帽”现象的调查与思考

这次推进会一个多月后,2018年12月2日,傅政华再赴呼和浩特市,出席律师集体宣誓仪式并担任监誓人。司法部部长担任律师宣誓仪式的监誓人,这在新中国历史上尚属首次。

地震发生后,宜宾消防救援支队紧急集结出动5车60人,由支队长肖春秋等带队赶赴震中地区。

海洋张佳帅特约记者向勇

高雄农业局与海洋局携手争取海外市场,1月28日大陆福建泉州市闽台农产公司董事长王世哲到访高雄,2月11日,总重量达60.5吨的渔产品,就成功首航前往福建省南安市石井镇,其中47.5吨为价值7.6万美元的冰鲜白带鱼。

常学法规狠抓养成。结合开展“学法规、用法规、促正规”活动,他们从规范称呼、坐卧立行、军容风纪等点滴小事抓起,强化官兵的法规意识。利用板报、广播、连队电子屏幕等载体,宣传《内务条令》中关于军人间称谓的规定,引导官兵防微杜渐,自觉养成良好行为习惯。广泛利用办公会、交班会、连务会、晚点名等时机,重申条令原文,教育官兵认清正确使用称谓对纯洁官兵关系的重要意义。

高叫一职,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是所履行的职责却大不相同。在基层连队,按照条令条例规定,每名官兵都要严格落实一日生活制度,一些工作生活中的细节,往往容易被官兵所忽略,久而久之就见怪不怪了,如果不注意这些细节,不及时纠正,长期发展下去,不利于连队的建设。

前不久,某团连长张启生休假归来,就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电话是本连战士黄诚的家长打来的,感谢前些天黄诚生病时,连长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挂断电话,张连长一头雾水:我刚休完假返回连队,既不知道黄诚生病,也没有照顾他呀。事后得知,黄诚在给家人打电话时称谓不准,把副连长说成了连长。

初入军营,新兵连组织条令条例学习,让我了解到职务前面的“副”字不能省略。然而,在工作和生活中,这种“副职”被“转正”的现象,无论在基层连队,还是领导机关,都屡见不鲜。我多次和在不同连队的同年兵聊天时,说起这件事,他们都有同感。

无独有偶。某旅机关收到基层战士小王的来信,反映班长对自己有看法、有事无事“找茬”。机关当即到该连展开调查,查来查去,才知道查错了对象——原来是副班长小刘所为。询问小王为何告错人,小王一脸无辜:“我们私下里一直都喊副班长为班长。”

称呼同军队特有的组织形式以及生活秩序一样,是维护和提高战斗力所必须的——

在基层调查中发现,看似小事的背后,却隐藏着微妙的心理因素。

5月28日,默克尔表示,本届七国集团峰会结束后,她意识到欧盟不能再完全依赖美国和英国,欧洲人的命运应掌握在自己手中。

按条令严格规范称呼

来自柬埔寨王家军、地雷行动和受害者救助机构的40名学员参加了培训。培训按照《国际地雷行动标准》《联合国维和扫雷标准作业程序》,精心设计培训课程,严密组织培训教学,并组织实施了扫雷作业综合演练。参训学员学习了地雷和爆炸物处理专业知识,掌握了扫雷装备器材操作使用,熟悉了扫雷作业标准、程序和组织指挥方法。结业仪式上,中国政府代表还向柬埔寨捐赠了一批扫雷器材和扫雷防护装具。

庸俗习气助长错误导向

对“戴高帽”的庸俗之风,该集团军调查显示,这一现象不是个例,给部队带来的危害不容小觑。

据通报,4月5日17时24分,广西沿海铁路公司自运营的1台货运机车发生溜逸,在防城港货运站内撞上1台货运调车机车,造成机车上3名工作人员重伤。事故发生后,当地铁路部门和相关单位迅速组织救援,及时将伤者送医院救治。

此外,面对西方世界整体实力下降和国际形势变化,美欧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焦虑,意识到需要加强全方位合作,相互借力,共同维护西方推崇的国际体系与规则。

一位软文代发中介对记者表示:“笔记费用主要根据粉丝量定价,1万至2万粉丝的‘达人’,发一篇要几百元,图文并茂的贵一点,千元左右。”

有些战友为了“讨好”上级,故意在称呼中省略“副”字,以此来表现自己对上级的尊重。这样做,虽然迎合了被称呼者的心理,却无形中助长了其虚荣心,很容易滋生骄傲自满情绪。从长远来看,也不利于个人的成长和进步。

当然,也有一些官兵认为,在我国社会传统文化中,历来有这种“高看一眼,高捧一级”的现象,把领导职务往高喊,体现的是对上级的尊重。再说礼多人不怪,伸手不打笑脸人,何乐而不为?

69057部队列兵马静冬

去年年底,该团党委在调研时发现,边防一线大龄未婚官兵已达21人。经了解,这些大龄官兵均为各边防连队管理骨干或技术能手,考虑到繁重的边防执勤任务,2016年年初以来他们竟无一人提出探亲休假。在年终军事训练考核时,原本打好探亲休假报告的14名官兵也再次收回报告,主动推迟探亲休假。

“戴高帽”背后玄机何在

新华社布拉格4月16日电应捷克众议院邀请,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会长马飚率代表团于4月13日至16日访问捷克,会见了众议院主席冯德拉切克,与众议院第一副主席、对华友好小组主席菲利普,捷摩共第一副主席希穆内克,南捷克州州长斯特拉斯卡等举行会谈,双方就中捷关系、议会和民间交往、共建“一带一路”等深入交换意见。代表团还与捷科学院、查理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等组织座谈交流。

使用规范的称呼用语,是一名军人的基本素养。正确、适当的称呼,既体现了对对方的尊重,又反映了自身的素质。因此,我们要端正思想认识,充分认清错误称谓带来的不良影响,按条令条例落实规范称呼用语,自觉抵制庸俗称谓。要加强自我管理,在平时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中以条令条例为依据,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要严格落实。要把功夫下在平时,从点滴做起,从小事严起,注重养成,形成习惯,自觉维护条令条例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要维护军人形象,时刻牢记军人身份,不该叫的不叫,不该做的不做,用实际行动贯彻落实依法治军要求。

称呼不是小事

剥洋葱:九十年代末,她要出国,您支持吗?出国这些年,她有什么变化?

警惕!官兵称谓中的“跑调”违规

将职务前面的“副”字去掉,虽一字之差,但背后的影响何止一个字——

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部长王锋表示:“第一是孩子们在不知不觉当中丧失对暴力色情侵害行为的警惕性;第二对孩子们心理成长产生严重不良影响。希望执法机关能够加大这方面惩处力度,对于制作散布视频个人也好、公司也好,及时做出这方面的惩处。”

某特种作战团政委张立元认为,一些领导干部对下级凭空给自己“官加一级”见怪不怪,源于内心深处抱有“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官本位思想,秉持“有官不敬早晚是病”的狭隘心理,因此刻意突出自己的领导身份,对称呼格外重视。

11日上午庭审结束后,微博认证信息为“刘鑫法律顾问”、北京罗斯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于洋表示,“陈世峰已经杀害了一个女孩子,现在还想让另一个女孩子来背锅,可悲!我相信我当事人。”

参考消息网1月19日报道外媒称,随着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持续,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都成为焦虑的旁观者,但最焦虑的还要数德国领导人。

因在世界技能大赛上一举摘得车身修理项目银牌,上海杨浦职业技术学校学生罗良不仅受到各方重奖,更将收获一本上海户口,成为非上海生源中专毕业生获批落户上海的第一人。为吸引和留住优秀技术技能型人才,上海已在居住证积分制管理办法中把技能等级列为基础指标,社会紧缺急需专业的技能型人才还可获得额外加分。

丁毅表示,人民海军已经发展成为多兵种合成的现代化军种,成为共和国钢铁长城中的一支重要战略力量。在中国梦强军梦的引领下,中国海军正朝着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海军的目标阔步前进。中国海军有决心、有能力,坚定捍卫国家的主权和安全,不辜负包括广大香港同胞在内的祖国人民的殷切期望。

目前,楚雄市辖区交通、通信、电力、水务等保障正常,尚未接到人员伤亡及房屋倒塌情况报告,震区治安良好、秩序井然。

结合案例澄清认识。他们广泛收集了中外战争史上,因为称谓乱套而影响战局的例子,纳入条令法规学习内容,要求官兵人人撰写体会。鼓励吃过这方面亏的官兵现身说法,用身边人、身边事教育引导官兵切莫因小失大。中士李成晓坦言,以前总觉得不让乱叫称谓是小题大做,看了那些案例后深受警醒和教育,以后必须老老实实按条令条例去做,不能重蹈覆辙呀。

那么,发射和使用私人卫星会成为常态吗?“私人卫星会逐渐出现一些,但并不会成为普遍现象,相比之下,卫星冠名更多,未来采购卫星数据服务可能更加现实和普遍。”韦树波认为,对个人来说,卫星成本和卫星运营都是问题。“采购一次卫星数据服务大概在几千到几万元,而制造发射一颗微纳卫星就要几百万元,大卫星则需几千万甚至上亿元,因此,真正像冯仑一样购买私人卫星或制造一颗卫星的人很少。”

【河北肃宁公安局牺牲政委妻子跳楼身亡沉痛哀悼!】今晨约4点,在河北沧州肃宁县特大枪击案中牺牲的公安局政委薛永清的妻子跳楼身亡。警察和家属都是普通人,他们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与累、伤与痛!在此,我们对薛永清夫妇表示最沉痛的哀悼!为了百姓安宁,我们誓与犯罪分子做最坚决的斗争!(沧州公安局)

列兵秦晓明见到每名老兵都喊“班长”,自认为是有礼貌。一次小秦到隔壁班找一名老兵办事,张口就是“班长”,搞得那名老兵非常尴尬。原来,真正的班长正趴在桌子上写日记。

美泉宫动物园总监施拉特不舍地说:“它们即将离开,而它们刚出生时的情景仍记忆犹新。”

或许是“受够了被爽约”,韩国航空公司决定从明年起提高“爽约金”。据韩国《消费时报》16日报道,韩亚航空从明年1月10日开始实行新标准——国际航线乘客,若办理乘机手续后未乘飞机,惩罚性质的“违约金”将从目前的10万韩元提高至30万韩元。据悉,这在所有航空公司中是最高的处罚额。据韩亚航空介绍,此举旨在减少因“不断被爽约”而增长的公司损失。另据韩国Newspim新闻网17日报道,除韩亚航空外,大韩航空也表示将从明年1月起针对同一类“爽约”客户,收取25万至32万不等的“违约金”,相比之前平均提高了20万左右。

称谓虽小,隐患不少。“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就要从一件件小事、一个个细节抓起,口子再小也不能开。”该集团军领导认为,建设正规化军队,必须用条令条例规范言行举止。称谓混乱的现象若不纠正,不但会降低法规权威,助长吹捧之风,还混淆了上下级关系,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更可怕的是,无形之中把下属的心思引导到研究领导喜好、琢磨领导称谓上,对单位建设无利。对此,他们研究制定出一套“组合拳”,整治这股不正之风。

中国第14批赴苏丹达尔富尔维和工兵分队接到任务后派出勘察组,于当地时间1月27日从南战区尼亚拉出发,在通过5道荷枪实弹的政府军关卡后进入任务区。战乱留下的村落废墟随处可见,车队还要穿越人迹罕至的灌木树林、境况不明的山沟洼地,随行的护卫友军全程子弹上膛、火箭弹启封,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

根据《预案》,出现空气污染黄色预警时,中小学、幼儿园、少年宫及校外教育机构停止体育课、课间操、运动会、体育考试等户外活动。橙色预警,中小学、幼儿园、少年宫及校外教育机构停止户外课程和活动。

条令条例对军人内部礼节有明确规定,为何下级习惯性地“抬高”领导——

能够把芯片的系统设备、基站设备、终端业务等所有能力结合起来的,全世界只有一个国家,就是中国。

紧盯纠治形成常态。他们从领导带头做起,及时纠正下属对自己的“戴高帽”称谓。“纠正几次后,他们很快就改过来了。”某机步团政委焦扬告诉记者,关键是拔除官兵思想上“唯上媚上”的观念。对此,他们举一反三,大力纠治帮领导掀门帘、端水杯等行为,引导官兵立足岗位干好本职,把精力用在谋训备战上。某连排长程龙谈起变化一脸轻松:“以往对正副职领导的称谓反复拿捏、慎之又慎,生怕叫错了别人不高兴,现在大家再也不用为这事犯愁了。”

我认为,这种现象应该改一改了。因为这样叫,战友之间容易引起误会。一次,勤务连连长让通讯员去叫五班长到连部来一趟,通讯员为了图省事,在楼梯口大喊了一声“五班长”。没想到,五班班长和副班长都相继跑下楼,当时的场面很尴尬。事后,副班长还特意向班长解释了一番,及时消除了误会。像这种情况,如果不说清楚,很容易让战友之间产生隔阂,不利于和谐相处。

官兵中擅自把称呼“拔高”的现象,看似小事,但小事并不小。不仅损害了条令条例的严肃性和权威性,也反映出少数官兵遵规守纪意识不强,依法治军观念不牢,影响了军人形象,降低了军人威信。

这也是从王亚丽案中得到的启示。虽然暂时还没有信息透露卢恩光被查的原因,但他既可能是被“拔出的萝卜”带出的“泥”,也可能是在新一轮领导干部个人重大事项报告核查中发现的问题。

经过九轮谈判,至今中泰高铁项目仍未开工建设,合作可谓一波三折。事实上,阿披实早在2009年担任泰国总理期间,就已开始就修建中泰铁路事宜与中国接触,促成这条铁路的修建。然而今年早些时候,阿披实却上书泰国现任总理巴育,表达了对中泰高铁合作项目的疑虑。

而同样关注到手机APP违规收集未成年人信息现象的,还有全国人大代表、共青团安徽省委书记、党组书记孔涛。

高温作业时,劳动者如果出现头晕、头痛、口渴、多汗、全身疲乏、心慌、注意力不集中等情况,可能处于中暑先兆的状态,此时应果断中止高温作业,及时就医。除了注意及时避暑,劳动者最好摄入一定低浓度含盐的清凉饮料。

不以规矩,不成方圆。军队是一个高度集中统一的武装集团,条令条例规定军人之间的称呼,同军队特有的组织形式、活动方式以及生活秩序一样,是军队严密组织、统一步调、维护和提高战斗力所必须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条令条例对于军人来说是必须遵守的“法”,只有遵“法”,我们才能言不离谱、行不越轨。

上一篇:公安部A级通缉犯挟持17岁女友与警方枪战(组图)
下一篇:“中国诺奖”颁奖:这边百万美元 那边汹涌诅咒
编辑:

相关阅读

排行

最新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08-2020 by 镇江颇家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