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博悦帐号注册平台 - 易会满接棒!银行系行长能否管好证券市场?

博悦帐号注册平台 - 易会满接棒!银行系行长能否管好证券市场?

2020-01-11 19:22:55阅读量:3325

博悦帐号注册平台 - 易会满接棒!银行系行长能否管好证券市场?

博悦帐号注册平台,相关链接:

国务院:任命易会满为证监会主席

刘士余或履新供销社总社 易会满接棒证监会主席

易会满辞别工行 央行朱鹤新或接任

出任证监会主席任重道远 易会满需直面的四大问题

易会满履新证监会主席 传奇经历创造多项传奇纪录

易会满在工行离别感言:不会忘记和大家一起走过的路

工商银行:易会满对银行和金融发展规律有着深刻洞察

易会满的新课题:我们究竟需要一个怎样的资本市场?

“逆袭”的易会满:从中专生到证监会主席

易会满履新证监会主席 曾多次表态支持区块链

刘士余去的供销合作社系统至少实控七上市公司

刘士余的新挑战:利润率不足1%的供销集团如何市场化

刘士余来了 69岁的供销社能老树发新芽吗?

2019年1月26日,原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接棒刘士余,成为中国证监会第9任主席,做实了近几日的传言。目前工行党委书记与董事长一职暂时空缺。

2015年,A股剧震;2016年2月,新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上任;3年后的今天,A股的点位也巧合地与3年前如出一辙,都落在2600点左右的水平。然而,相较于2018年的高点,上证综指下挫幅度接近30%,是新兴市场中表现最差的市场之一,仅好于发生经济危机的阿根廷和土耳其。进入2019年,证监会可能换帅的传闻不断,先是潘功胜,后是易会满,以至于证监会要深夜辟谣。然而,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在中国当证监会主席向来不轻松,股市大跌会遭散户指责,推进注册制容易被骂不呵护市场,股市大涨也会被质疑“人工牛市”,似乎挨骂也是证监会主席的职责之一。值得一问的是,在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外部不确定性持续的特殊时期,又一位来自银行系的证监会主席能否管好证券市场?

中国到目前的9任证监会主席,除了开头的3任,此后6任都曾担任过中国最大的四家国有商业银行的行长或者董事长。农行的尚福林、刘士余,建行的周小川、郭树清,中行的肖钢,现在加上工行的易会满,四大行齐齐出过证监会主席了。

易会满又将面临何种挑战?当前机构如何看待2019年的资本市场?我们拭目以待。

1.易会满其人

1985.01——1991.02 , 在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工作,杭州市分行计划处副处长;1991.02——1993.06 , 中国工商银行杭州市分行西湖办事处副主任、主任;1993.06——1994.04 , 中国工商银行杭州市分行计划处处长;1994.04——1998.07 , 中国工商银行杭州市分行副行长(1997.07起主持工作);1998.07——1998.11 , 中国工商银行浙江省分行副行长兼杭州市分行行长;1998.11——2000.01 , 中国工商银行浙江省分行副行长兼浙江省分行营业部总经理;2000.01——2000.10 , 中国工商银行江苏省分行副行长(主持工作);2000.10——2005.03, 中国工商银行江苏省分行行长、党委书记;2005.03——2005.06 , 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市分行行长、党委书记;2005.06——2008.05, 中国工商银行党委委员(高级管理层成员)兼北京市分行行长、党委书记;2008.05——2013.05, 中国工商银行副行长;2013.05——2016.05, 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行长、兼任中国工商银行马来西亚有限公司董事长;2016.05——2019.01 ,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2019.01—,证监会主席。

易会满履历显示了一个从基层做起、深耕工行30余载、稳扎稳打的银行家形象。他出生于1964年12月,浙江温州苍南县灵溪镇余桥村人。

据有关媒体的报道,易家有五个子女,易会满是老幺。当时的村支部书记易云鹏比易会满大五岁,在易云鹏印象里,易会满有点“宅”,“我和他二哥年纪相仿,小时候我们出去玩的时候,他从来不跟着来,就喜欢待在家里看书。”

“他没有背景,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确实不简单。更难得的是,他没有官架子,为人随和。”易云鹏说。

易会满并非名校出身,但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1984年,易会满从国家级重点中专浙江银行学校(现已升格为浙江金融职业学院)城市金融专业毕业,进入中国人民银行杭州市分行,担任计划处计划员。

不到半年,易会满正式调入工行,将近十年都在从事计划工作。计划在当时的银行中是一项核心业务,负责编制和组织执行信贷计划、统筹调度资金,这让易会满很早就历练出了比较强的综合把控和统筹协调能力,他也开始在工行系统内崭露头角。

2005年,易会满任工行北京市分行行长,在任期间,北京分行存款、贷款、中间业务收入、利润总额等主要业务指标均居北京地区银行同业第一位。

2013年易会满迎来了人生的一个重要飞跃——工行原行长杨凯生卸任,易会满接任行长一职。当时49岁的易会满在工行任第四副行长,根据2012年工行的业绩报告披露信息,王丽丽、李晓鹏、罗熹等工行副行长均排在易会满之前。

此后的3年,易会满又完成了从行长到董事长的飞跃。2016年5月,一代银行家姜建清谢幕工行,在工行体系内部已经锤炼31载的易会满接任董事长一职。在国有大行中,由行长直接接任董事长职位的做法十分罕见,一般则由央行副行长或者其他副部级单位一把手来接任,例如,2016年,原银监会副主席周慕冰接棒农行董事长职务;2017年,原中国银行董事长田国立平调至建设银行董事长。这也足见易会满的实力。

| 2018年7月2日,全球权威杂志英国《银行家》发布2018年全球,中国四大银行首次位列1000大银行前四名。

2018年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工行实现净利润2401.2亿元,同比增长4.82%。年化加权平均权益回报率(ROE)为15.15%;实现营业收入5770.55亿元,同比增长7.71%;利息净收入4236.3亿元,同比增长10.28%。

2.易会满这样看经济和市场

近几年,易会满就资管新规、经济形势、银行估值、纾困民企等话题都曾作出过评价。

2018年8月,易会满在工商银行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展望了下一阶段中国经济形势与挑战。他提及,主要是经济发展的外部不确定性对世界对中国经济带来一些新的不确定因素。国内经济领域一些深层次的结构性的矛盾显性化,并向金融部门和金融领域来传导。利率市场化、跨界竞争、监管新政对银行的监管成本和合规要求,会带来更多的成本投入。

2018年,在资本市场情绪低迷、经济走势不乐观的背景下,银行股估值普遍低迷。11月,易会满与银行业分析师谈银行股的估值,称“整个中国银行业的经营情况,在全球来看都比较好,我们做董事长的,也非常关注每一年、每一个季度的经营指标。”他主要谈了三个维度。

第一,要全面客观地判断中国经济的发展前景和发展预期,“尽管有挑战,但中国经济在全球增长势头最快之一的大趋势不会变”。

第二,要全面判断金融科技对实体金融的影响。“我觉得,市场对这一点反映的不是很客观。”易会满说,不可能谁替代谁,也不可能你死我活。总体经过这五年时间的发展,现在的情况是各有定位,优势互补,是通过合作来共同推动金融业的创新发展,因为不管何种形态,尊重金融规律是硬道理,违反规律肯定受到惩罚。

第三,要全面客观判断资本及资产质量、净息差等商业银行经营的核心要素,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善于分析核心竞争力的构成要素。“我们还要善于发现中国银行业经营环境的特有优势,实际上大家比较一下全球银行业,中国银行业的外部环境比世界上很多国家要好得多。”

| 2018年10月30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银行业和保险业服务民营、小微企业有关情况。

去年四季度以来,“纾困民企”也成了各大银行的重要任务。易会满也提到过,民企融资难,不是难在银行体系的断贷压贷,而是难在流动性的压力。民企融资贵,不是贵在银行尤其是大型银行的渠道,而是贵在各种新金融、类金融、民间融资等渠道。

3.银行系主席的挑战

证监会主席一职常被比作“烫手的山芋”,此次更换引发了一些讨论:为什么不能从券商、投行等资本市场背景的人士中选一位接任?

职级是一个问题。证监会主席是正部级,四大行行长和央行副行长都是副部级干部,比较容易接续。而一个证券公司的领导达不到这样的职级。中信集团和中投集团的董事长是正部级,中信集团旗下有中信证券,但历史上没有过证监会主席从证券公司选拔的先例。

其次,从国际情况看,证监会主席源自证券公司也不是常态。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以法律专业人士为主,有的是著名法学家,现任主席克莱顿是宾州大学法学博士毕业,在法院和律师事务所工作过,曾参与过阿里巴巴的IPO。美国华尔街的投行大咖,像高盛的鲁宾、鲍尔森,当过美国财长,而不是证监会主席。证监会更多是一个执行的部门,而不是政策制定的部门。

最后,商业银行家对于资本市场也并不陌生。因为商业银行旗下有资产管理业务,也有投行业务。

当然,从银行到证监会,好比从甲方到了乙方,也需要在思维方面进行调整。银行掌控着信贷,企业都想要银行贷款,因此要遵循银行的“游戏规则”;相比之下,证券市场的重要参与者是投资者。监管者要做的是提高服务能力,提高上市公司质量,证券市场本质是做好服务,高高在上、以我为主是绝对不行的。

2016年初,57岁的刘士余接棒肖刚出任证监会主席,他此前曾先后担任央行副行长、农行董事长。刘士余“铁腕治市”,从“害人精”、“野蛮人”再到“资本大鳄”,刘士余一一怒怼,花大力气整治资本市场乱象。但是,刘士余化解IPO堰塞湖的方式有待商榷。2018年IPO过会率不足6成,大批企业主动撤回申请或上会后被否决。也有业界观点认为,现行审核机制使得发审委员“宁可错杀不可误放”,使得很多企业准备多年后上市失败,造成资源的浪费。在促进发展方面,刘士余在任期间的亮点相对较少。当然这也有去杠杆大背景的原因。

2019年,A股有望进入一个全新阶段——新股发行加快,科创板设立及注册制试点渐近,外资的参与度将进一步提升。

11月5日,科创板设立的消息在进博会上横空出世。时隔79天后,也就是1月23日下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和《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

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近期在达沃斯论坛的讨论专场上表示,“这是一个重大供给侧改革,将会使得更多科创企业能够更便捷、更早地在内地市场进行IPO,通过股权融资而非债权融资,这将带动中国的科技创新。”

他表示,现在企业在A股上市前都需要有三年连续盈利记录,且盈利要达到一定标准,“这也使得科技公司上市融资受阻,而科创板将会改善这一情况,因此我对中长期表示乐观。”

4.机构如今这样看A股 

机构普遍认为,中国经济最终会触底企稳,但此次速度可能慢于以往。目前政府不会放松房地产市场,这使得几乎所有的刺激重担都落到了基建身上。今年2月初的春节前后天气寒冷,一季度很难出现新项目的大面积开工或既存项目加速启动。

经济下行自然将对资本市场造成压力。随着业绩期到来,风险逐渐暴露,机构预计未来12个月盈利持续放缓的可能性非常高。此前,瑞银证券预计,就A股沪深300而言,2019年盈利增长料为5.4%(2018年预计增长8.5%,2017年实际增长19.0%)。

不过,随着市场对政策刺激的预期强化,北向资金近期的净流入量大幅提升。过去两周,北向资金的日均净流入量为31.57亿元,较前两月有较大幅度提升。期间,食品饮料(净流入64亿元)再次成为海外投资者净买入量最大的板块。紧随其后的板块是耐用消费品、银行、资本货物和房地产。只有交通运输这一个板块被净卖出。

值得注意的是,公募基金仓位的变化也显示投资者在去年四季度对政策放松的预期明显提升,公募加仓幅度最大的板块是房地产开发、建筑装饰和电气设备,分别环比上升1.9、1.7和1.0个百分点。被公募减仓的幅度最大的板块分别是饮料制造(白酒)、保险和电子,配置上分别环比下降了2.6、1.4和0.9个百分点。 

此外,公募在四季度对创业板的绝对配置比例和超配比例分别从三季度的11.5%和4.6%上调至12.7%和5.7%,超配比例回升至2017年上半年水平。展望未来,券商也认为,在大盘股连续跑赢小盘股三年后,大盘股将继续跑赢小盘股和创业板,主要是因为创业板整体在可预见的未来依然难以给出符合其估值的盈利增长,且股市流动性环境依然看不到大幅放松的迹象。

2019年以来,在流动性相对宽松和政策支持的背景下,消费股引领市场反弹。许多投资者追回了四季度被公募大幅减仓的饮料(白酒)和白电等高贝塔板块。此外,消费股也是外资强劲净流入(年初至今390亿元)的主要受益者。不过,也有机构预警称,在宏观环境和企业盈利面临下行压力的一季度,天然具有的周期属性的白酒和家电板块或难以持续跑赢大盘,并建议应密切关注中美贸易谈判、3-4月政策窗口期、一季度盈利情况以及春节后的市场表现。

除了政策刺激的预期,A股市场国际化仍然是重要的年度主题。根据机构估算,如果MSCI将中国大盘A股的纳入因子从5%增加到20%,将有560亿美元净流入A股,而纳入中盘A股将带来额外140亿美元的净流入;A股纳入富时罗素指数有望在未来18个月中为A股带来100亿美元的资金流入。

笔者也发现,今年机构多数预判股市以震荡为主,而在2019年一季度过后,上市公司年报披露以及外部不确定性进一步明确后,市场探明底部后,有望走出一波上升行情。尤其是对A股有长期配置性需求的外资而言,目前A股的估值位于过去五年均值下方一倍标准差,对海外长期价值投资者具有吸引力。

Copyright (c) 2013-2015 talk1410.com 平潭门户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