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博彩群名称大全 - 喜欢西虹市首富很丢人吗?

博彩群名称大全 - 喜欢西虹市首富很丢人吗?

2020-01-09 09:51:09阅读量:1155

博彩群名称大全 - 喜欢西虹市首富很丢人吗?

博彩群名称大全,开心麻花一出手,票房地震无敌手。

《西虹市首富》第一天2.22亿,第二天2.67亿。

两天之内,近5个亿的票房,什么概念?

《我不是药神》再怎么神奇,公映2天内的票房不过4.1亿。

《邪不压正》上映16天、《摩天营救》上映9天,刚刚卖到5亿多。

在这个原本属于「30亿药神」的观影周末,西虹市的强势崛起令人喜上加喜。

许多爱看喜剧的小伙伴表示,《西虹市首富》上座率贼高,现场笑果极好,很久没看过这么爆笑解压的电影了。

3年前《夏洛特烦恼》的余温,沈腾和开心麻花的品牌效应,在这个夏天疯狂变现。

奇怪的是,在票房飘红、现场火爆、观影人次破千万、上座率100%的同时,评论界竟然对西虹市一片恶评。

首映当天,各大评论区全是骂声。

诚然,作为一部商业定位的搞笑电影,作品本身存在很多缺陷。

比如最受诟病的「足球赛」桥段,与影片主线严重脱节,更像是一个单独致敬《少林足球》的短片。利用球赛强行煽情,许多观众感到莫名其妙。

此外,西虹市的搞笑方式,确实有些过分刻意,不如夏洛特来得高级。

整体上,《西虹市首富》有一种「故意逗你笑、故意用沈腾逗你笑、故意用沈腾和他朋友们的夸张表演逗你笑」的语境,观众很容易跳戏,代入感不强。

「夏洛+林真心」作为一大卖点,实际的呈现效果并不理想。全片爱情线飘忽不定,男女主角感情的萌生、发展、波折和定情都没有明确交代。最后莫名其妙的结婚生娃,好像只是为了在结尾计算养娃成本。

这些电影自身存在的缺陷,当然有必要接受批评。

但是网络影评第一阵地「豆瓣电影」上的情况,却令我十分费解。

首映日当天6.2的评分,与实际票房形成鲜明反差。全豆瓣铺天盖地的恶评,让很多刚看完电影的观众怀疑走错了放映厅。

第二天,随着观影人次翻倍,评分从6.2提升到6.9,评论区呈现出两极分化的局面,头一天的一边倒不见了。

不只豆瓣,在微信电影号上也存在类似情况。

首映日当天发布的文章,清一色全是差评。第二天开始,陆续有头部大号发声支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不相干的两部电影。

褒贬不一的影片有过很多,但像西虹市这样一天一个样儿的口碑,绝不是寻常现象。

按照我国优秀青年导演毕志飞的论调,这绝逼是豆瓣系恶势力在暗中搞鬼。

抛开阴谋论不提(可能性很低),影评人们对《西虹市首富》破口大骂,已是不争事实。

看看这些饱读诗书、阅片无数的职业或业余或凑数的影评人,对这部高票房电影的评价吧:

屌丝撸管电影

农民工专用电影

李毅吧专供电影

低俗恶心的垃圾喜剧

骂电影的事儿常有,但是把上千万观众都骂进来的事儿,我真是头一回见。

他们不探讨电影本身,专攻电影外围的价值观念。

什么跪舔屌丝啦,侮辱女性啦,丑化富人啦,三观不正啦balabala……通通都是事实之外的主观臆测。好像别人都是票房韭菜、行尸走肉,就他自己懂电影、有思想。

前文所说影片本身的那些缺陷,根本支撑不了他们谩骂式的撒泼打滚。

为了宣扬自己的评论立场,不惜侮辱影片背后的整个文化群体,也是没谁了。

虽然这样说有些露骨,但事实就是如此:

骂《西虹市首富》的这帮人,他们骂了好几亿人。

沈腾和开心麻花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最具价值的喜剧品牌,与相声界的德云社、脱口秀界的笑果文化鼎足而立。

但是,在商业成功的另一面,他们正在面对「通俗文化品牌」的集体困境,即市场反馈与专业口碑的负相关——

观众越爱你,评论界就越骂你。

第一个面对困境的人,大概是当年的本山大叔。

赵本山「领衔春晚」21年,几乎成为笑星的代名词。但是他和背后的二人转文化,始终处在「低俗」的评论阴影之下。

一部分南方观众和大多数华人华侨认为,赵本山就是一个侮辱残疾人的粗鄙演员,丑陋且不好笑。

这种指控,在北方观众看来简直莫名其妙。

赵本山大力推广「绿色二人转」,极力在小品舞台上推陈出新。可惜直到他隐退,也没能扭转错位的舆论批判。

郭德纲和德云社,在这方面受的罪格外多。

崛起之初,由于网络传播迅猛,曲艺界官僚颇感危机。他们掀起「反三俗运动」,意图打压渐成气候的小剧场相声。

从那时起,郭德纲化身「不怂硬钢」,以一段《我要反三俗》强势回击。

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自己的通俗观念,引得观众阵阵喝彩。

这种观念在老百姓看来很接地气,但是对「电视相声演员」和主流评论界来说,那就是「低俗庸俗媚俗」的洪水猛兽,简直大逆不道。

2010年德云社陷入绝境,棺材板几乎都要盖上了。幸得贵人相助,德云社死里逃生,脚踏实地步步耕耘,这才有了今天。

现今网络上流行的咪蒙式朋友圈文章、yy爽文网络小说、快手抖音短视频和各种网络游戏,无一不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通俗文化产品。

它们拥有巨大的市场体量和雄厚的群众基础,但无论哪个品牌,在评论界都被骂得体无完肤。

由此可见,通俗文化的「必经之罪」,就是评论界扣给内容创作者的「原罪」。

其实,「叫好」和「叫座」的矛盾由来已久。

在电影发展的百余年历史中,这是一个无法破解的世纪难题。中国如此,外国也是一样。

其中原理,说白了很好理解:

为普通观众服务,作品难免缺乏艺术的、文学的、哲学的内涵,形式上难免通俗谄媚,评论人自然不喜欢;

那些符合评论人口味的艺术电影,普通观众很难看懂,或是压根就懒得去看,很难取得商业上的成功。

吴天明遗作《百鸟朝凤》,赢评论口碑,输商业票房,是为典型。如果没有那一跪,票房会输的更惨。

从社会角度讲,这其实是「精英文化」和「平民文化」的激烈碰撞。

目前我们国家的「社会精英」,大概由三种人构成:

一是极少数的世家子弟,比如高晓松,祖孙三代都是名家;

二是少数的知识分子,包括80年代的大学生、2000年前后的研究生、近些年的博士生;

三是占大多数的,以精英自居的普通人。(请允许我不怀好意的嘲笑3秒)

说来讽刺,同样都是国内大学的毕业生、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有些人不愿与同类为伍,喜欢拿自己当人上人。

而平民文化,则是来自数以亿计的普通百姓。

从二线城市往下数,地级市、县级市、县城、乡镇、农村,中国的大多数人都活在这里。

最近10年,中国平民成了全球市场的新宠。各行各业的风口,都奔着我们的钱包奔腾而来。

所谓「国富民强」中的「民」,指的就是这部分人。普通老百姓的力量,在任何年代都是惊天动地的神力。

精英文化和平民文化互不相容,各自拥趸在网上互相诋毁,已成习惯。

精英管平民叫「臭屌丝」,平民管精英叫「臭公知」,二者之间唇枪舌战不断。

今天的互联网文化,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建设起来的。

每当热点事件发生,精英和平民总要站队互喷。

之前沸沸扬扬的转基因论战,平民说转基因应该强制标注、严格管控;精英说文科生没资格谈论科技,理科生应该尊重科学研究、支持转基因。

由于科研的话语权掌握在精英手里,单从网络言论上看,好像是精英阶层赢了。但是最终,农业部还是用一纸公文,宣告了平民阶层的胜利。

电影评论方面,精英和平民各有发声渠道,针对同部影片各执一词的现象屡屡发生。

《我不是药神》引爆观影热情,精英说这是「伪现实主义」搞笑烂片,专门忽悠傻老百姓买票。

《邪不压正》大多数观众看不懂,精英说这是观众自己的问题。

如今《西虹市首富》强势崛起,精英们又开始抡起大棒,试图将影片和观众一起拍进「卑贱」的深坑。

争来争去,本质上大家是在争夺一种隐形特权——优越权。

30年来,精英阶层的优越权越来越低,德高望重的教授成了叫兽,学富五车的专家成了砖家,引经据典成了掉书袋……「知识分子一声吼,全国人民抖三抖」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而最近十年随着网络发展,平民阶层的优越权爆炸增长。从网络社区到微博微信,平民的发声平台越来越多,公众人物稍有不慎,分分钟就被舆论大潮淹没。

在新世纪前20年的尾巴上,精英阶层和平民阶层对优越权的争夺日趋白热化,这就解释了「杠精文化」为什么迅速蹿红。

当然,有争论并不是坏事。民智开化的必然结果,就是争论四起。

任何一个开智的人,都会渴望实现「自我价值」。在日常生活之外,自我价值还要靠优越权去进一步实现。

这个时代,俨然就是全民争夺「优越权」的时代。

经济发展到今天,我们的物质生活十分发达,但是精神生活仍然很落后。

说到底,这是整个民族「文化不自信」的表现。

一个文化自信的民族,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基本舆论场,海纳百川、捍卫对手说话的权利是基本谈话场。

反观我们目前的状况,妥妥是一个以「酱缸文化」为基础的,有你没我、处处骂战的斗兽场。

针对《西虹市首富》,喜欢和讨厌都是你的权利。

但如果借影评之名,讽刺农民工、贬低普通观众,以屌丝之名打击整个群体的文化价值——那就不是言论自由的问题了。

简单来说,这是在作恶。

不过不用着急,文化发展有他自己的规律。

我们走在通往「文化自信」大路上,偶尔蹦出几只小鬼,并不影响前进的方向。

最后,如果你真心喜欢《西虹市首富》,如果你被逗得哈哈大笑,请不要收敛你的好评,大胆讲出来。

喜欢西虹市首富,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

文/邓不利索

贵州十一选五

Copyright (c) 2013-2015 talk1410.com 平潭门户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