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共和国同龄作家谈往事:70年光阴逝去,激情永远涌动

共和国同龄作家谈往事:70年光阴逝去,激情永远涌动

2019-11-03 17:54:34阅读量:2425

几天前,剧作家宗福贤、作家赵李鸿、王小鹰、叶欣、竹林和文学评论家毛沙扬聚集在上海作家协会的厄洛斯花园,回忆在这个郁郁葱葱的庭院里建立的青年友谊。他们保持这种友谊已经30多年了。他们在用文字描述和记录他们的生活方面也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和共和国同龄。这一代人亲身经历了共和国,目睹了它曲折辉煌的历程。他们的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命运密切相关。70年过去了,我的第一颗心不会改变。

事实上,这也是一次“团聚”。二十五年前,这群四十出头的上海作家在爱欲花园一起拍摄了一部音乐电影。当时,除了六个人之外,赵田常和陆星儿也在场。然而,这时,他们两人都死了。

图片:厄洛斯花园网络

戏剧、小说、诗歌、散文、评论...从他们的笔尖流出的话语中,他们都能感受到他们所感知的时代所给予的礼物。他们也希望用语言把这些传达给更多的年轻人,这样后代才能知道如何珍惜现在的生活。

诗歌中的痛苦与变化

年轻时,赵李鸿从城市搬到农村,因为他热爱文学和阅读。在农村学习期间,他联系了当地农民,了解了他们的善良、富裕和智慧。虽然在农村的岁月艰难而孤独,但他相信从那时起他的文学开始进步。

插图:赵李鸿网络图

赵李鸿是高考复试后的第一个大学生,进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在学校学习和写作时,“这一代作家以不同的感受、主题和风格写了那个时代。”1979年,大学二年级学生赵李鸿写的一首诗《请在春天定居中国》已经被大家阅读了40年。当时,这首诗写完后不久就受到了徐中玉先生和钱谷融先生的赞扬。"两人都说这首诗写得很好,表达了我们的感情。"赵李鸿说道。然而,这首深情的诗不是简单的春天颂歌,而是对过去岁月的反映和对未来的深切憧憬。

正是因为能够面对苦难、问题和痛苦——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当代的——往往会带来更大的力量。

插图:赵李鸿诗集《痛》网络图

《痛》是赵李鸿最新的诗集,集中于他2015年至2017年间写的诗。这些诗也是诗人对自己生活和这个时代的反思。这本诗集出版后,很出人意料地被迅速翻译成英语、法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保加利亚语、塞尔维亚语、波斯语、罗马尼亚语,许多不同的语言正在被翻译。赵李鸿认为,《诗经》的命运也显示了当代中国文学发生的巨大变化。“这种事情以前从未想过。由于新中国的发展和经济的崛起,我们的改革开放在促进文化发展方面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

理想让人们永远充满激情

也是因为人们心中有文学追求和理想,所以无论身在何处,都能感受到激情。

1979年,宗福贤的剧本《热血沸腾》(Blood Is West Hot)上映时,引起了巨大反响,表达了全体中国人民和整个中国共产党坚定不移地迈向2000年的决心。那时候,宗福贤也是改革的先锋,他坚持采访患有哮喘的基层劳动模范。

插图:石矛安网络图

石矛安从小就学习《说岳全传》和《杨家将演义》,他有很强的爱国主义精神。在国庆50周年阅兵式上,当他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现代武器隆隆驶过长安街时,不禁热泪盈眶。正因为他和共和国同龄,他认为近几十年是中国文学最好的历史发展阶段。在经历了所有的困难、探索和曲折之后,每个人的心都经历了和这个时代一样的变化:海浪冲刷沙子,海浪卷起成千上万堆的雪。在作家看来,记录这一变化是他们的责任。“小说用小说,诗人用诗歌,剧作家用戏剧,文学评论家用他们自己的方法来记录这个时代历史上的巨大变化。也许我们写得不太好,但至少我们给后代留下了一笔财富。将来,他们可以理解,在从我们这个时代走向未来的过程中,曾经有过这么多人和这么多想法。”

王小鹰目前正在写的一部小说可能达到50万字,但其基础是她已故母亲留下的七本笔记本,这些笔记本记录了自抗日战争开始以来几十年间一个大家庭的变化。这位母亲不愿意把这个故事告诉受访者,把它留给女儿作为创作素材。其中之一是王小鹰传奇般的出生——出生在射阳河上的一艘船上,敌人在追她。她的母亲得了产褥热,甚至模糊地记得她的生日。从两代人的角度,王小鹰试图比较两代人对理想的不同追求。“我们这一代人和我父母这一代人尤其难以写作。年轻一代出国后回来了,开始时写了两年书。我们已经实现了父母这一代人的期望。正如我们的希望可以在下一代实现一样。只要人们充满信心和正直,我们的国家就会越来越好。”(新民晚报记者徐义生)

Copyright (c) 2013-2015 talk1410.com 平潭门户网站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