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大学内部教学改革教师参与度调查研究

大学内部教学改革教师参与度调查研究

2019-10-30 19:37:29阅读量:1423

摘要:本文以北京大学教师为研究对象,构建了教师参与大学内部教学改革的维度,并进行了实证调查。发现存在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主体性不足、参与的正式程度和参与过程中缺乏保障等问题。据此,提出了完善教师道德规范、岗位评估和聘任制度等对策,以确保教师参与制度化,落实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水平,提升教师参与的深度,优化教师参与组织、信息流和反馈机制,确保参与全过程的规范化。

关键词:教学改革;多重参与;教师参与

自高校扩招以来,我国已进入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高等教育质量问题日益突出。大学教学改革是大学提高教育质量的重要途径和手段之一。教师是教学活动的主体之一。教学改革理念的接受程度、对教学改革目标和过程的认同程度以及参与学校开展的一系列教学改革活动的程度直接影响教学改革目标的实现和人才培养质量的提高。然而,教师参与当前教学改革的深度和广度都没有达到令人满意的水平,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主体作用也极其不足。

目前,国内外对公众参与治理的研究相对深入,但对教师参与高校教学改革的研究却很少。因此,本研究基于治理理论和参与阶梯理论,选取北京大学教师为研究对象,构建教师参与大学内部教学改革的维度,并从参与大学内部教学改革的参与者、内容、层次和过程等维度进行实证调查。 在高校内部教学改革的有效性和人才培养质量的提高等重要问题上,试图找出教师对教学改革的认可和参与问题,这些问题长期以来没有得到重视。

高校内部教学改革中教师参与调查的设计与实现

1.接受调查的受试者人数和受试者分布

本研究针对高校内部教学改革的核心利益相关者教师,共发放问卷230份,有效问卷206份,有效率为89.5%。本次调查的范围主要基于对《北京市教育统计》高等教育统计指标的解读,涵盖综合类。科学、工业、农业和林业;医学和师范教育;语言、金融、政法、艺术、体育等不同类型的高校。问卷的样本信息主要涵盖了综合性大学的56名教师。77名科学、工程、农业和林业教师;36名医学和师范教师;有21名语言、金融、政治和法律教师。艺术和体育方面有16名教师,共有206名教师。

2.被调查对象的自然情况和角色分布

根据对回收样本的性别、年龄和职称的初步统计,样本量在性别分布上基本相同。样本规模主要包括职称分布中的高级职称、副高级职称和中级职称。教师身份样本规模主要涉及51名行政人员(包括17名助教)、119名专职教师和36名担任行政职务的学术人员。被调查者中,8名为学科带头人,30名为骨干教师,其余为普通教师。

3.设计测量的两个理论基础

治理理论注重多主体的参与,主张参与治理过程的相关群体应参与决策,实现多利益诉求的表达,从而更有效地促进公共治理。参与阶梯理论的产生是为了促进公民与政府之间的互动。在相关研究中,阿恩斯坦的参与阶梯理论对人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成为公民参与标准的参考框架的参与理论。

4.问卷的设计和组成

问卷的总体结构包括五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绪论,说明问卷调查的来源;第二部分是指导性语言。第三部分是个人基本信息;第四部分主要内容(34个问题)从教学改革主体的参与、教学改革教师的参与内容、参与水平、参与过程四个方面进行问卷调查;第五部分是结论。

5.调查的方式和方法

本次调查通过网上问卷调查进行,组织教师填写纸质问卷和访谈。参与问卷调查的教师来自北京理工大学、北京邮电大学、北京信息技术大学、北京语言文化大学、中国农业大学、北京体育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和北京理工大学(无特定顺序)。

6.调查数据的处理和分析

采用Spss软件呈现调查数据。采用独立样本检验和单因素方差分析对数据进行处理和分析,并对现状进行分析和总结。

高校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现状分析

1.教师主体性的缺失

首先,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性别、年龄、职称和角色存在显著差异。独立样本测验表明,性别因素对教师参与教学改革事务有显著影响。男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相关事务的水平高于女教师(t=2.953,p < 0.05)。单向方差分析表明,教师年龄对教师参与教学改革事务有显著影响(f=3.258,p < 0.05)。多重比较表明,25-34岁教师的参与水平与35-45岁及以上教师存在显著差异,25-34岁教师的参与水平得分低于35-45岁及以上教师。教师职称对教师参与水平有显著影响(f=4.586,p < 0.05)。正高级职称教师的参与水平明显高于中级和低级职称教师。认同因素对教师参与教学改革有显著影响(f=14.443,p < 0.05)。担任行政职务的学术人员的参与水平高于专职教师和行政人员。然而,教育背景对教师参与教学改革没有显著影响。

第二,主要表现在教师参与积极性低、参与能量有限、参与能力不足。在对制约教师参与的个人因素的调查中,39.3%的教师认为“他们的参与热情不高”。参与意识是参与行为的先导,影响教师参与教学改革活动的积极性和主动性。37%的教师认为“他们自己的精力有限”。在教学改革过程中,教师投入的时间和精力较少。他们的关注和研究问题大多是肤浅的,他们对教学改革的目的和方法认同的深度和广度都不够高”。20%的教师认为“自身参与能力不足,教师个人能力和相关专业知识的储备对教师能否有效参与教学改革的决策有重要影响”。

2.参与水平仍处于正式参与阶段。

首先,教师对教学改革的参与程度相对较低。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平均分为2.6465分,教师参与学科专业教学改革的平均分为2.5146分,教师参与课程教学改革的平均分为2.8049分。教师参与课程教学改革的水平高于学科专业。总体而言,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分数相对较低,仍处于“正式参与”阶段,没有实现实质性参与。

第二,不同群体教师的参与水平不平衡。不同身份的教师有不同的参与水平。担任行政职务的学术人员的参与程度高于全职教师。普通教师和学科带头人之间的权力关系是不平等的。教师参与不同教学改革内容的程度是不平衡的。调查显示,能够参与学科和专业改革活动的教师人数超过一半,参与课程教学改革的教师也超过一半,但学科参与水平的得分低于课程参与水平。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虽然教师参与了学科和专业建设的讨论,但有些教师基本上没有发言权,存在形式问题。

3.参与过程缺乏保证

一是缺乏相关制度和激励、反馈保护措施。根据调查,目前的高校缺乏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特殊有效的制度保障,而在关于是否有相关的精神或物质激励措施来鼓励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调查中,也可以看出大多数高校缺乏相关的激励措施来保证教师参与教学改革。教师的主动参与和被动参与对教师没有影响。对教学改革做出更多贡献的教师和做出较少贡献的教师没有区别对待。这肯定会影响教师参与的积极性,不利于形成教师积极参与的氛围。

第二,教师参与教学改革活动的效果缺乏评价反馈。大多数院系对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质量缺乏反馈和评价。设计不足以发现、整理和纠正教学中存在的问题。教师不能根据参与过程中发现的问题来改进自己的目标和教学过程。教学改革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受到影响。

三是缺乏相关条件。在所有制约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因素中,财政资源不足的比例最高(36.4%)。教学改革的总体投资不大,但这些资金主要集中在专业领导和相关管理人员手中。一线教师对教学改革投入不足,教学改革活动无法有效开展。人力资源支持不足占18.4%。大学教师必须承担教学和科研任务。教师投入科研的时间和精力的回报远远高于投入教学的时间和精力,因此能够投入教学和教学改革活动的教师越来越少。23.3%的教师认为“时间资源不足”,高校教学改革的时间表相对紧张,通常不考虑教师的实际情况,因此教师真正投入教学改革活动的时间较少。“信息不及时、不全面”占14.6%。教师获得及时有效的信息和畅通的参与渠道是教师参与的先决条件。但是,调查发现,学科带头人开展教学改革相关工作的频率较低,信息没有及时传达给学科专业人员,导致教师掌握信息的滞后,不可避免地会影响教师的有效参与。技术资源的缺乏比例最低,表明当前教学改革活动对技术资源的需求与其他条件相比相对较小。我相信,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通过技术对信息资源的有效管理将为教学改革的实施提供有力的技术支持。

教师参与高校教学改革的对策

1.完善师德规范、岗位考核和聘任制度,确保教师参与制度化

一是建立高校教师道德规范。本研究关注的是与教学改革更密切相关的教师职业道德标准。教育部制定的《高等学校教师职业道德规范》规定,应爱国教师应当遵纪守法,全心全意工作,热爱学生,教书育人,严谨研究,服务社会,做一名教师。基于教师职业道德,结合休伯特曼的教师职业周期理论,提出了具体要求。在入职期(1-3年),教师应注意提高自信心,在稳定期(4-6年),教师应注意专业知识储备,在实验消歧期(7-25年),教师应勇于创新,提高自我效能感,在平静保守期(26-33年),教师应严格遵守学校人才培养计划,将知识内化实施到课程教学和人才培养过程中。总体而言,在参与教学改革的过程中,应明确教师的责任,加强道德修养,培养个人专业知识,积极参与教学改革活动,勇于探索和创新,严格按照培养计划进行人才培养,合理安排教学和科研,严格自律,以身作则。激发教师的参与热情,提高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能力。

二是突出教育教学成果评估。目前,我国高校教师岗位考试的内容主要有四个方面:品德、能力、勤奋和成绩。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频率、参与教学改革的程度和参与教学改革的具体内容应纳入评估实施细则。此外,高校应将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纳入教师职务聘任制的考核范围。目前,我国很少有大学将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项目纳入其聘任规则。上海交通大学的教师任用明确规定“教师参与教学改革和科研项目,并取得一定成果”。[1]但是,总体而言,我国大多数高校都没有将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纳入岗位聘任调查。教师参与教学改革与其岗位任命密切相关,与自身利益密切相关,有利于提高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积极性。运用制度、责任、师德标准增强教师参与教育教学改革的内在动力。

2.实施教师教学改革参与水平,提升教师参与深度。

通过以往的实证调查,我们可以看出,当前高校内部教学改革中教师的参与度不高,教师的整体参与水平较低。通过将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水平落实到教师参与的全过程,为教师参与教学改革提供了依据(见表1)。学校领导和管理人员可以根据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程度,保证教师参与过程中的话语权。在此基础上,教师可以明确界定其参与水平应达到的标准,保护其权利和履行其义务。

3.优化教师参与组织、信息流和反馈机制,确保全程参与的规范化

“在民主社会,社会决策是在不同群体之间平等对话、谈判和博弈的基础上做出的。”[2]同样,在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过程中,也应确保教师与学校领导和管理人员有平等的对话、谈判和游戏。目前,教师的参与水平相对较低。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过程不规范,缺乏公正原则。约翰·博尔德利·罗尔斯将程序正义分为纯粹的、完善的和不完善的程序正义。我们寻求的是完美的程序正义。因此,有必要通过优化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过程来促进完善的程序公正。

一是优化高校内部信息流通机制。在信息系统建设过程中,首先,教师参与的信息被收集、处理和传递。同时,教学改革管理信息交流平台的建设可以保证教师能够利用信息交流平台在参与教学改革的实际活动中实现有效的信息互动,提高对整体教学改革信息的掌握,提高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效率。

二是扩大教师的参与水平。学术组织是教师参与教学改革活动的重要平台。然而,调查发现,在教学改革活动中,真正能够发挥咨询和决策作用的学术组织并不多。因此,我们应该加强学术机构在教学改革过程中的咨询和决策作用,定期举办教学改革研讨会、座谈会或咨询会议,特别注意青年教师的广泛参与。在教师身份比例方面,要更加重视专职教师的参与,加强学术组织与一线教师在提高人才教学质量和实施教学改革方面的沟通与交流,为教师参与教学改革活动开辟信息渠道,形成人人参与教学改革、人人负责提高培训质量的氛围和氛围。

三是建立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反馈机制。教师参与教学改革的任务应该落实到个人身上,实行问责制,以减少教师的消极参与。通过教师参与教学改革活动进行有效的反馈,有利于促进教师准确把握教学改革实施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和自身的岗位职责,建立反馈监督组织或机构,建立工作绩效评价标准,引导、推动和激励教师切入教学改革问题,参与教学改革的深化、延续和内在驱动力。(作者:肖年、刘芳,单位:北京理工大学)

本文是北京市教委社科项目“大学治理框架下的教学改革机制研究”的阶段性研究成果(项目编号:jd10501201401)

参考:

[1]上海交通大学。《上海交通大学教师聘任制实施办法》。(2014-04-25) [2018-04-05]。http://xxgk.sjtu.edu.cn/2013/0113/1228.html.

[2]周侯氏。利益集团与美国高等教育治理——联邦决策中的利益表达和整合[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12:301。

北京教育杂志

Copyright (c) 2013-2015 talk1410.com 平潭门户网站 版权所有